返回

我能看见战斗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卷:谁主沉浮 四十三章:寻路之初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男人小说网manxs.net》----------“浮世三千,灵图绘界!”

    阴阳御神袍撕裂三千阙口,数千灵界碎片飞出浮陆拼成棱伞,罩在里世界上头。

    “我来抵挡血海,星君快想办法破开界壁!”

    仰头望着倾覆而下的血海,王幽平静的语气中多了些莫名的情绪。

    在这生死之际,琰浮城的阴阳寮主心中并未有多少畏惧,反而感动非常。

    血神主宰的颠倒乾坤的手段虽然粗糙,却让他隐隐感受到人王与圣者的根本差距。

    这感悟会对今后的修行方向会有极大裨益,但眼下他们要做的,是从必死中找到一线生机。

    血海朝里世界重重拍下,浮世灵伞的棱片伞面连一刻都没有顶住便被震碎,然后是包裹着里世界的罡罩,最后是看似坚固的浮陆。

    浸入血海中的两位王者只觉得肩头压了一方世界,将他们压入某处深渊。

    猩红在眼中越来越远,黑暗爬满了眼中的世界,神甲一点点崩碎龟裂,但两名王者的眼神,却一如往昔的清明。

    乾坤颠倒,血海翻腾,血神界大变样,谁能想到充满邪恶煞气的灵界颠倒后,竟会变成纯洁神圣的模样。

    在血海的北面,竟是翠绿一片的盎然生机,除了没有活物,符合一切人类对世外桃园与仙境的臆像。

    ……

    临川平原外

    唐罗已经在地下长河入口已经纠结好一会儿,却还是没有想好该不该进去。

    虽然早就料到血神主宰的所作所为会引起圣地的注视,但对方来得这样快还是让他没有料想到。

    琼华星君已经是老相识了,但那身穿黑白两色御神袍的王者却从未见过。

    但能与神庭星君并肩而行,用脚趾头想都能明白对方来历不凡。

    这样两位王者叩门,血神主宰很可能会变成黑暗时代后第一头便祭练的妖魔。

    “唉,早知道就该问下如何强化灵界的门庭。”

    唐罗一拳锤在掌心,懊恼道:“失策了!”

    最后看了眼腥臭冲天的入口,斑斓黑光直冲天际,撕开红云往元洲纵去。

    思来想去,唐罗还是熄了跟进去的念头,毕竟血神界中的恐怖他是亲身感受过的,两位人王看着又来头不小。

    他的修为虽然不错,但牵扯到这种层面的争斗中,也实在有些危险。

    况且他跟进去又能得到什么呢,横竖不过三种情况。

    一种是血神主宰被两位王者屠了,那有他没他也没差,退一万步讲,就算屠灭血神的两位人王受了重伤,他还能出去补刀么,危不危险的先放一边,关键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通常受伤的野兽,要比全须全尾时更具攻击性,他可不认为虚空灵体挡得住人王的攻击。

    再说另一种,血神主宰足够坚挺,连两位人王都拿它不下,那就更没必要跟进去了。

    血神主宰对自己的恨意,可比对那两位人王重,但凡有一丝机会,这头上古妖魔一定会将自己弄死,这种无妄之灾,还是尽量减少发生的可能为好。

    当然,除了这两种情况外,还有最坏的哪一种。

    就是血神主宰厉害得爆炸,将两位人王搞死了.....

    这样的话西贺肯定就翻天了,就算血神主宰真正厉害的超出想象,了不得也就是圣王境界的存在。

    这种实力放在上古那一定惊天动地无人敢惹,但放到现在嘛......估计够呛。

    特别是血神主宰这种只能龟缩在血神界里的圣王,就更加不是个了。

    所以,无论是那种情况,虚空宗师都是个极不适合介入的身份。

    ??还是信守承诺,回到元洲好好闭关,看看能不能从现有的武道体系中,找出一条至圣的前路。

    这种打打杀杀的事,还是留给年轻人叭。

    想到还在元洲等待的妻子,唐罗突然觉得眼前一切都特别无聊,激活灵体,化作斑斓黑光遁入天穹,撕开红云朝元洲呼啸而去。

    ……

    元洲赢城

    天凤剑圣府

    唐罗离去,但琅寰剑圣的禁令却未被撤销,所以唐森一脉所有族人还被禁足在府邸中。

    本以为这场禁制会一直持续到龙西联盟被彻底剿灭,却被徐长歌告之禁令被撤销了。

    “大外甥回赢城了。”

    徐长歌朝唐森同徐姝惠解释道:“不尊圣谕,私自破开禁令,剑阁中正召开议会,讨论如何惩罚。眼下大外甥便被收押在白玉剑阁中...”

    听到这儿,徐姝惠的脸色变得煞白,双手下意识地便抓住唐森的臂膀。

    而感受到夫人心中恐惧的唐森轻轻拍了拍紧张的手背,朝二舅哥问道:“以往对于不尊圣谕的,剑主会如何处置?”

    “妹夫不用担心。”

    徐长歌出言道:“元洲不尊圣谕的剑者多了去了。”

    左右看看,徐长歌将手掌竖在唇边悄声道:“比如父亲当年统军犯禁,罚了五年禁闭;大兄当年为了给小妹断后,偷了神剑同城守剑卫大打出手,罚了三年苦役;还有二哥当年纠结伙伴,将那碎嘴的统领打了一顿,也才罚了半年!对了,还有你那侄儿,圣谕发出那么久没回,不也没被罚么!”

    “大外甥这次虽然不尊圣谕,但事出有因,而且他回龙洲后并未大开杀戒,这种克制让不少剑圣、剑尊欣赏。况且,明眼人都看出,这场龙洲伐唐背后都有很多人为操纵的痕迹,所以对大外甥的惩罚绝不会过重。”

    虽然以手遮唇轻声,但徐长歌话里话外,全是骄傲,仿佛作为元洲的剑者,不违反几次禁令都不算有剑者风骨。

    听到这儿,总算让徐姝惠放心不少,但唐森却还不放心,追问道:“依二舅哥看,这次罗儿会罚多重?”

    “这还得看剑座们最后的合议,但即便走最严苛的法度,也不会危及性命,况且父亲与大兄都是剑座,更不会坐视这件事往最坏的方向走,妹夫大可以放心。”

    徐长歌认真道:“眼下大外甥就在白玉剑阁中,我带你们过去见见吧。”

    “二兄...”

    徐姝惠眼中满是震惊,刚刚徐长歌还说不会有什么问题,怎么话锋一转便是要带他们去白玉剑阁探望。

    这浓浓的最后一面既视感,哪里像是没有关系的样子。

    “嗨呀,小妹你想哪儿去了!”

    徐长歌又好气又好笑:“就算罪行不大,但毕竟也犯了错,等到剑座们将惩罚订下,再想探望就难了!”

    几人终于反应过来,然后家中便是一阵鸡飞狗跳,又是催火造饭又是收拾衣物的。

    在徐姝惠的来回奔忙下,不多时便浩浩荡荡地整理出几十个食盒,十数个大箱。

    直将天凤剑圣府的二爷都看傻了去:“只是去探望下,用不着带那么多东西吧。”

    ……

    九重白玉剑阁

    地底静室中别有洞天,说是关押,倒不如说是清修之所。

    起码修行所用的物资一应俱全,就是没有人气显得寂寥些,这样的地方倒是适合做武道研究啊。

    心中正想着美事,就听到一把熟悉的女声。

    刚刚还感叹少些人气,就看到赢城一大家子人出现在静室的入口。

    唐罗起身朝两位笑道:“父亲、母亲,你们怎么来了?”

    “娘来看看你。”

    提着裙子快步走到静室里头的徐姝惠看看这简陋的静室,不由悲中从来,转头朝徐长歌埋怨道:“二哥,你看看这简陋清冷的地方该如何住人,还有,使唤下人呢,罗儿若是着凉害病了,连个服侍的人都没有?”

    左手提着食盒右肩扛着大箱的徐长歌听到此处,险些背过一口气。

    “哎呀母亲,别为难二舅了,儿子倒觉得这个静室不错,甚是适合做研究。”

    唐罗笑眯眯地朝徐姝惠道:“况且,儿子如今已经成就宗师,哪里会害病,安心啦。”

    好说歹说,总算抚平了徐姝惠的担忧,唐罗开始向双亲、夫人、弟弟、弟妹开始禀报关于龙洲的情况。

    除了关于姬家的部分被族长早有血裔分流的安排一笔带过外,关于正义联盟攻伐七城的情况和最终他做的事,都一无巨细的说出。

    听到有宗师参战还是没有挽回龙西联盟的覆灭,几人心中都是不由得有些沉重。

    “好了,说点开心的事儿吧。”

    唐罗将龙西联盟的话题止住,向徐长歌询问道:“二舅,我离去这段时间,将星馆的那群小崽子们还听话么?”

    “听话倒是听话。”

    徐长歌话中似有些踌躇:“只是这些孩子修炼的功法是不是有些问题...不是二舅多嘴啊,这种强壮精神的苦行法,从凡境、蜕凡就开始修行,会不会有些太早了?”

    “如果要重建家族,总得吃些别人吃不起的苦才行。”

    唐罗笑笑:“这些日子辛苦二舅了,眼下禁令已经解除,便把那群崽子交给我夫人便好。”

    徐长歌摆摆手道:“一家人,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

    又是一阵寒暄后,众人放下食盒、木箱退出静室,只留下一直没与唐罗说上话的云秀。

    相拥在一起的两人小人温存著,用爱意融化静室中的冰冷。

    ……

    白玉剑阁

    关于唐罗最终处罚的讨论还在持续,毕竟涉及外戚宗师,即便是剑阁也不得不慎重。

    其实唐罗表现出来的东西很对元洲剑者脾性,但终归是违背圣谕,破坏了规矩,处罚还是要处罚的,不然赢城的规矩不就形同虚设的了么。

    赢城的剑宗、剑圣一开始也没想着重罚,但几次请罚的提议,都被琅寰剑主不置可否的掠过,就让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感受到其中非同寻常气息的众人息止了讨论,静静等待剑主开口。

    “天凤剑圣府外戚唐罗,不尊圣谕违背禁令,违背西贺正道驰援龙西唐氏。”

    “罚禁闭思过,十年。”

    剑阁哗然,剑宗徐凤连同剑圣徐长风请求琅寰剑主收回成命被驳回。

    关于唐罗最后的处罚决定,就这样定下。

    赢城的剑宗同剑圣都觉得这项处罚太过,因为按照以往徐氏本脉弟子犯的事儿,比这严重的都有不少,却也没有这样重罚的。

    有人不满就有人满意,赢城中不少嫉恶如仇的剑者就觉得徐琅做得很对,是为正道表率。

    但如果将时间退回到一日前,这些正道剑者就会发现,关于虚空宗师唐罗的处罚方式,其实并非琅寰剑主的针对,而是虚空宗师的请求。

    对于唐罗来说,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他需要完成对族长的承诺。

    第一个当然是积攒准备破境的灵力,这点儿花吉做得很好,星辰阁的大掌柜从来没有让唐罗失望过。

    第二个就是寻路,寻那条至圣的路。

    这一元的圣道如果是在教化,那么无非就是关于基础和出路的变革。

    而两相比较之下,改变基础显然是要比寻找出路容易的,但三十六幅图先天道图,已经是经过几千年武道印证的瑰宝,是否真的能超越,唐罗心中也是充满问号的。

    但既然应承了要寻路,他就绝对不会半途而废,好在他拥有能够存纳灵力的星子,让他们能将丹田气海澄清。

    然后按照先天道图的思路,不断调整姿势,看看能否找到,比三十六幅先天道图,更加高效的筑基方式。

    如果这一步能够完成的话,他就能彻底改变这套古老的筑基方式,将自己的名字永远留在西贺的武道史上。

    当然,唐罗心中还有更大的野望,那就是彻底改变武道的修行方式,毕竟如今武道修行的门槛,对于自律的要求实在太高了。

    如果要将武道资质按高低排序,那么自律甚至要在资质之上,如果唐罗不是有一双能够看见灵力的眼睛,他也无法察觉到那么多真龙凤凰,就藏在芸芸众生里。

    想要做的事情很多,但还得耐住性子一件一件来。

    打开三十六幅图先天道图挂在静室的墙壁上,唐罗将灵力全部蓄藏到丹田气海的星核里,强大的功体一步步从凶境巅峰退回到只有凡人的程度。

    唐罗捏了捏拳头,开始尝试重新筑基,沟通天地。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男人小说网manxs.ne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