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能看见战斗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卷:谁主沉浮 四十三章:尝试与让步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男人小说网manxs.net》----------人生最苦不得如初,都是头一遭人世,哪有什么经验,回首往昔,步步都是错处,岁岁都有遗憾。

    可令人痛苦的是,大多数错失都无法弥补,久了久了,也就成了心中的一根刺。

    偶有半醉半醒,半梦半迷之时会泣不成声,闷头懊恼,但过去的终归只是过去。

    或许是因为错处实在太多,所以即便是一无是处的废人,也能拍着胸脯说,只要能让他回到过去,就能闯下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

    其实,若回到过去只是想要弥补错处还好,若是强撑着去做些自己没做过的,即便重来一世,不过是多添些错处罢了。

    武道修行也是同样,三十六副先天道图是上古先贤模仿妖兽吐纳所创出的勾连天地元气之法,最初只有猿姿六副,猿步势,窥望势,摘桃势,献果势,逃藏势,捞月势,练之则敏捷身体,乃是人族最初踏上修炼的基石。

    凭借修炼猿姿六势图带来的敏捷成长,人族终于能够靠近一些天生敏锐的动物,之后便有了鹿姿六势,鹿步势,挺身势,探身势,蹬跳势,回首势,角突势。

    修此六势,筋骨舒展,人族体魄越发强健,又仿鹤族,修出鹤步势,亮翅势,独立势,落雁势,飞翔势,啄鱼势,进一步增强气血经络,强壮内腑。

    上古人族,便是凭着这三禽十八兽姿图,获得了属于自身的力量。

    在妖魔横行、荒兽纵横的年代,于夹缝中求得那一点点生机。

    依靠这微不足道的力量,向熊罴、猛虎这样的凶兽挑战,于是有了后头的熊姿六势和虎姿六势。

    分别是熊步势、撼运势、抗靠势、推挤势、熊举势、熊晃势;

    还有虎步势,出洞势,发威势,扑按势,搏斗势、啸林势!

    五兽图三十兽姿,修行可壮内腑、增精益髓、灵活筋骨,终于让人族有了那么一点点,可称做超凡的力量。

    可以说,上古时所有的体修功法,都是从这五兽三十兽姿延展出来的东西。

    但相较于妖魔毁天灭地的力量,荒兽动则开山的威势,三十副道图带给人族的力量,实在太过微不足道。

    充满智慧的人族圣贤笃定,妖兽还掌握另外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于是他们通过观察,模仿,便有了最后六副,人姿的入定冥思图,结合前五兽三十姿道图,人族第一次掌控天地灵气的力量。

    可以说,人族所有关于修行的历史,都是从这三十六幅图先天道图开始的。

    后来也不是没有人退陈出新,就比如唐罗所指,各大圣地的先天道图就同世家的略有不同。

    如韩氏的筑基先天道图共有六十副:虎势九副、鹿势九副、熊势九副、猿势十五副、鹤式九副、入定冥思九副。

    武圣山步氏的道图则是五十四副:虎势、鹿势、熊势、猿势、鹤式、入定冥思各九副。

    元洲徐氏的先天道图不但有徒手姿图,更有剑图,共五十副:虎势八副、鹿势八副、熊势八副、猿势十副、鹤式十副、入定冥思六副。

    还有西贺的各个圣地天宗,大多都有超越三十六幅图先天道图的筑基法。

    就连一些底蕴深厚的豪族,都会在先天道图上的某一兽姿上多出三两副图。

    目的也很单纯,就是为了给本脉功法夯实更坚实的前路,而代价就是筑基难度与时间大大增加。

    这便是为什么圣地宗派弟子无法改投他派的根本原因,因为从一开始筑基的功法就决定了,元洲的武者只有投身剑道才是出路。

    而其他人就算学了这种辛苦的筑基法,如果没有专门特定的指导,也没用。

    但这样复杂的筑基法,其实也并没有给圣地弟子增添多少战力,硬要说有的话,也不过就是因为姿图更多,所以气血更旺盛些,身体更灵活些。

    可这样的优势,更多的还是来自于修行者本身素质还有灵食与药浴。

    先天道图能够影响的东西,着实不算太多,打个简单的比方,按照先天道图六式猿姿修行出来的武者和十五式猿姿修行出来的武者在肢体灵活上也就落后一两成,可修行十五图的付出,得是前者的两三倍。

    而这样的差距,在凡境时修行一门步法就能抹平,除了一些天资着实不凡,又力求完美的武者,很少会有刻意逼迫自己修行更艰难道图筑基的存在。

    三十六幅图道图或许不是最完美的,但一定是目前来讲,性价比最好且适性最高的。

    而唐罗现在要做的,就是挑战人族圣贤的智慧,说心里话,兴奋的同时也有些慌张。

    但想来想去,西贺应该也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了。

    比他武道修为高深的宗师、王者确实不少,可谁都没有他的条件啊。

    哪怕换个普通凶境,哪怕蜕凡的武者,都已经早早与天地元气构建好了连同的关系,周身毛孔无时不刻不再吐息,就算有重新设计道图的心,可他们的身体也不允许。

    可唐罗因为身体绝灵的特性,跟天地灵气仿佛仇敌似得,灵力离体就么得,纳入星核中的,便与天地斩断关系,再加上一双能够看见灵体流动的眼睛,极致的灵力掌控。

    由他来创造新的先天道图,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只问题是,该从哪个方向入手有时候想法太多也未必是好事。

    “月旦,小月旦!”

    摇摇头,唐罗仰头朝着静室穹顶喊道。

    不一会儿,那曾接引唐罗上九重剑阁的少年剑侍便出现在梯房,朝着唐罗毕恭毕敬道:“虚空宗师有什么吩咐?”

    “帮我取几副能够拟灵神魂的神兽图来,麒麟、凤凰、白虎、玄武、应龙各一张。”

    唐罗悠然道:“再准备几条兽魂,是活物的话最好,实在找不到,有神兽血脉的荒兽也行!”

    “”

    本就唇红齿白的少年剑侍脸色更白了,艰难道:“虚空宗师还有其他吩咐么?”

    “唔先这样吧。”

    唐罗慵懒地摆摆手:“另外,我的紧闭所准备好了么?”

    “回禀虚空宗师。”

    虎着张小脸的少年剑侍生硬道:“再有几日便能布置好,还请稍待。”

    “行吧。”

    唐罗点点头:“抓紧安排啊,这几天全是来探望的人,不胜其烦。”

    “月旦知道了!”

    少年剑侍表情木然道:“宗师还有什么吩咐嘛?”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

    起身走到静室石台,将巨大的食盒提起交到少年剑侍手上,半蹲的唐罗笑眯眯道:“麻烦月旦小兄弟帮我将食盒送到外头,另外我夫人新煲的汤食应该已经送到,麻烦带帮我带进来。”

    “呼呼呼!”

    少年剑侍的小脸被涨得通红:“月旦月旦就没见过这样面壁思过的,宗师难道不觉得太过随便了嘛这这”

    这可是琅寰剑阁啊,后半句被唇红齿白的小少年生生吞下,却显得那样不甘心。

    “哈哈哈。”

    伸出大手在愤怒小少年头顶疯狂揉搓,唐罗大笑道:“随便又能咋的,剑主让你听我调遣的时候,可没说不能随便啊。”

    出身不凡又自小跟在徐琅身边的月旦将剑阁当成无比神圣的地方,可碰到唐罗这样的家伙又能怎么样。

    恨恨地将头顶的大手拍开,唇红齿白的小剑侍气呼呼地从地底静室离开!

    过了不多时,满虎着一张小脸的月旦又出现在梯房门口,左手提着个崭新的大食盒,右手叉在腰际,环抱着五副筒卷的长轴。

    为了平衡画轴平衡,小剑侍的脚步有些摇晃,但看远处虚空宗师没有一点儿要帮忙的意思,还是咬着牙不发一声求助。

    月旦晃悠悠地走进思过静室,先把巨大的食盒放在石桌上,然后将右臂抱着的卷轴恭恭敬敬捧在胸前,朝好整以暇的唐罗虎着脸道:“虚空宗师,您要的五副绘灵图都带来了,分别是木行青龙图、火行凤凰图、庚金白虎图、黑水玄武图,土行麒麟图。”

    将手中五个卷轴来历介绍完,小剑侍看看四周墙壁上挂满的先天道图犯了难,向唐罗问道:“请问虚空宗师,这五副神兽观想图放在哪儿?”

    “直接交给我吧。”

    唐罗伸手,接过五道卷轴后,又朝小剑侍问道:“就只有五幅图嘛,元洲连五头带神兽血脉的荒兽都找不到嘛?”

    一句话又将小少年激红脸。

    月旦忿忿道:“元洲地大物博,不管虚空宗师提什么要求,都是能满足的。只是不管五行妖兽还是神兽血脉的荒兽,都不宜招摇过市,更别说引入剑阁来,所以剑主的意思是,等宗师转了出去,再安排活兽过来。”

    “唔这样确实比较合理。”

    唐罗摸摸下巴道:“那我就先拿这五副图先顶一阵,对了,接到食盒夫人有让你带什么口信么?”

    “没有!”

    月旦将脸别过,迅速回应道。

    “真没有假没有,剑主让你听我调遣,满足我的要求,可不是让你来骗我的呀!”

    一眼看穿月旦谎言的唐罗笑秘密问道。

    “”

    沉默好一会热才做足心里建设的小剑侍还是不敢将头转过来,而是扭在一旁,眼角四十五度向天,羞耻道:“唐夫人让我告诉宗师,家里一切都好,将星馆的孩子们也很听话,明天还来送汤,勿念!”

    “谢谢月旦小兄弟,这真的很重要。”

    唐罗笑眯眯地伸出手,又撸了撸小剑侍的头发:“若是下次碰见夫人,你就同她说,我在里头也挺好,有吃有喝,还有个任凭调遣的小剑侍,除了没有云罗苑,条件比在阿兰山强出百倍千倍!”

    “我才不会为你传话呢!”

    月旦拍开唐罗的大手,后跳一步,大怒道。

    “啧啧啧,想不到剑主的亲自吩咐竟然没有用了,只是这样一点小事,剑侍小兄弟竟然也不肯代劳。”

    握紧空空如也的右手,唐罗双目紧闭,悲痛道。

    “别装了!”

    月旦恨声道:“下次碰见,我带话就是了!”

    “哈哈,谢谢!”

    唐罗一秒变脸:“记得语气要温柔,态度要诚恳,月旦小兄弟那么有慧根,一定没问题的啦!”

    “哼!”

    受足了窝囊气的少年剑侍忿忿从静室退走。

    “哈哈哈哈。”

    在这样一方完全封闭的静室内,唯一的乐趣便是逮着小剑侍戏弄一番。

    这样才有气力面对接来下沉重的挑战呐。

    走到墙壁边上的唐罗揭下四面墙上关于五兽的三十式兽姿图,然后按照东南西北中天的方位,将月旦送来的五副神兽观想图挂在特定的位置。

    如何改变传承数千年的三十六幅图先天道图,唐罗的第一个想法是,从物种本身提升。

    鹿、虎、熊、鹤、猿这样的物种,现在来看倒算是凶猛兽族,但放到上古那个时阵,这五族连第二梯队都算不上。

    而同样,他们的弱小,则是因为哪怕同在妖兽中,他们的吐息修行法,并不高级。

    那么人族模仿二类种族创悟出的修行法,又能高级到哪里去呢。

    所以,唐罗的第一个尝试,便是将五兽图物种全换了。

    五方灵兽的级别,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比前头这四个更加高级。

    唯一的问题是,自己能不能通过观想化作,模拟出这五灵的姿态,同天地产生勾连。

    “先从虎姿入手吧!”

    唐罗面朝西面岩壁上的白虎观想图,轻声道:“白虎也是虎,既然同为虎族,起码在姿态上会有相似之处,或许能先将白虎休酣、战斗时的姿态想象出来,开一个好头!”

    ……

    这边唐罗全身心沉浸在创造新兽姿的研究上,被起跑的月旦则咚咚咚往九重剑阁上跑。

    虽然只有短短两日相处,但他真的已经有点受不了那位虚空宗师了。

    所以他想问问剑主,秉持人人如龙的徐氏,为何如此偏爱,这般纵容。

    仿佛早就料到小剑侍会上来告状,所以九重剑阁上的道场门户敞开着。

    徐琅笑容满面地听着月旦小声的抱怨完后,才幽幽说道:“本王并非纵容虚空宗师,而是为改变西贺武道界的一种可能,让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男人小说网manxs.ne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