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千里江山不如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千里江山不如君 第五百三十一章 事后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男人小说网manxs.net》----------    “不会吧?”日祁听到之后转身,“所以刚才你在骗方责,那为什么祭台吸了你的血没有反应?”这点就很奇怪了,血是被完全吸收的,他们过去的那一刻看的清清楚楚。

    李澜歌笑了笑,“这有什么好稀奇的,历代那么多位皇帝,谁不是定之子。这龙脉也是有脾气,就算是是我的血,这倒的可是方责。还有,昆仑山表面的变成这样,跟方责肯定有关系。”他的话不无道理,反正现在只能归结为祭台和龙灵有关系,现在龙灵有脾气不想出来。

    等出了洞口,在外面待得无聊的沈知书和谢贺阳才松了一口气,因为已经过去两个半时辰。把方责用法术定住,然后再捆好才扔在地上,他们发现这满地冰雪又回来。正和凉晨亲热的谢贺阳开口道:“就刚才不久,这雪是自己从地上长出来的,不是下的。”

    他们明白的点点头,看来刚才李澜歌的血被龙灵利用恢复了,这还挺不错的。

    “现在事情解决得差不多了,就还差海棠先生不知所踪。”李澜歌的脸色有些阴沉,“刚才我们在地下拷问过方责,对方自尽都不,明显是要拉着海棠先生一起死。”

    就在他们在想要不要再下去一遍的时候,就传来了海棠的声音。“陛下!”

    李澜歌立马回头,就看见海棠正一瘸一拐的走过来,连忙上前一扶。“你怎么出来的?”所有人都是惊讶不已,不是已经被扔下悬崖了吗?

    “来话长!”海棠也是非常的狼狈,“方责想利用我把你们勾引过来,等他把我带到目的地的时候就把扔下悬崖,但是一条金灿灿的蛇救了我。如果没有错,便是龙灵。”

    “那龙灵有没有什么?”许飞问道,不定这龙灵无缘无故的救下海棠,是有什么信息想要传递。

    “没有的……”海棠想了想,又道:“对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和龙灵处在的地方一震,龙灵那个时候非常高心在我周围转来转去。然后离去的时候在我的手上留下了一行金灿灿的字,但是我没看懂。”一震的时候应该就是祭台吸收完血,他们没有猜错的话。

    海棠把手掌打开,李澜歌看了之后脸色严重起来。“大梁在,江山翻再移。”当自己念出来的时候,这金灿灿的字就化作光消失了,所有人都看着他。

    “你懂……龙语?”谢贺阳眼睛发亮,立马拉着他道:“澜歌你教教我,会龙语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厉害。”

    “我不会,就是看着突然显示出来了。”李澜歌也是有点迷,难道这也和自己的前世有关?

    凉晨把可以抱上去的谢贺阳拉回来,才黑着脸道:“这应该只是龙灵一种特殊的方法,只有李澜歌可以看得懂,跟会不会龙语没有关系。所以,你就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

    “好吧!”谢贺阳里面就焉了,委屈巴巴的。

    “所以,这是什么意思?”果然,还是只有海棠一个关注到了正事,其他人完就忘。

    “大梁依然存在,但是这江山可能反反复复的,需要移动。”李澜歌之所以黑了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意思不就是这江山要么缩要么扩大吗?扩大好好,缩……这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了。

    “无论如何,这些事情恐怕都要你们自己承担了。”凉晨开口笑道,“我和贺阳要带着方责回去蓬莱岛,而樊泽他想必也是要带着死落回去月岛,毕竟死落的下落月光一族已经寻找了数千年。”

    日祁点点头,“怎么,也要回去领罚,虽然可能是自罚。”日祁的话把大家都逗笑了,自己拉着樊泽的紧了紧,毕竟这个人可是第一个拒绝自己挨罚的。

    “那我们大家有缘再聚吧!”樊泽也是感叹,这些日日夜夜以来,他们还经历了很多。

    等他们都离开的时候,李澜歌才转过身抱住许飞,闷闷的道:“将军应该不用离开吧?”

    许飞好笑的摸了摸他的头,“自然。”海棠和沈知书同时知趣的转过身去,这个时候难不成俩人还上前也一句,臣也不会离开吗?

    回去疑惑倒是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不过李澜歌倒是越发的懒了,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早朝是肯定不上的。不过也实在是太安逸零,但他没胖,反而瘦了许多。原因很简单,肯定是跟将军的运动做多了,这应该也是早朝上不来的原因。

    “许飞,今晚……今晚就算了吧?”李澜歌看着许飞委屈巴巴的,“我们这样不太好,要是被人知道,肯定有闲言碎语出去的。”

    许飞也自知这几是有点过,笑着掐了一把李澜歌脸上的肉。“真的?”他拼命的点点头,这个时候松口的机会大一点一定要把握。“行!”

    对方就这样答应了,他有点奇怪,按照平时就算好话肯定有条件的。李澜歌狐疑的看了许飞一眼,对方那是一脸无辜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阴谋。他谈了一口气,以前是自己把许飞吃得死死的,现在是对方把自己吃得死死的。

    处理奏折的时候许飞不在身边,平时这个时候对方肯定在胡闹,然后留下那些奏折给不敢有心思的沈知书。现在对方不在,他到有些不舒服,感觉缺零什么。

    “陛下,臣进来了。”沈知书可是掐好点的,这个时候许飞将军应该抱着陛下打算离开,然后这奏折就由自己出来。“咦?”没有看见对方,而是看他在那里有些郁闷的批改奏折。

    “你来了?”他的语气明显不太好,“没看到许飞很惊讶是吧,那将军自己去逍遥了,不管我了!”李澜歌委屈巴巴的样子让沈知书的嘴角抽了抽,怎么感觉会是陛下自己作孽呢?

    “那臣先告退,陛下继续?”沈知书想着早点溜,不定还能把许飞将军叫过来把陛下抱走,然后自己再拉着海棠过来处理奏折,打个海棠弄的那个什么纸牌?

    --------《男人小说网manxs.ne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